学院新闻

清华大学申卫星教授为法学院师生作“中国民法典制定的体系化思路”专题讲座

2018年12月21日下午2:30--4:30,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第七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申卫星教授应邀,在北京交通大学思源西楼304教室为法学院师生带来一场题为“中国民法典制定的体系化思路”的精彩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的主持人是北交大法学院施先亮院长,法学院王世海副教授、李文华副教授、张保华副教授、李巍涛副教授以及法学院张春雨老师和周琼老师出席了本次讲座,法学院硕士生、本科生参加讲座。

申教授结合具体概念的分析和讲解为同学们描绘出民法典制定过程当中存在的“鲜活”的问题,同时为同学们展示出一种体系化的思考问题的思路。

首先,教授向同学们提出“先占”、“添附”、“拾得遗失物”以及“居住权”四个概念以及现实社会生活当中存在的与此相关的问题,如“如何证明先占与添附的必要性?”、“拾得遗失物是否需要给予报酬?”、“居住权是否因为使用范围较窄就不需要规定?”等。教授认为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一个体系化的思路,即“一个思想下对多样性认识的统一”。

在第二部分当中申教授结合民法的本质以及民法典的核心分析了“先占”与“添附”。他认为从体系分析的角度来说,对先占规定的缺失会产生民法体系上的缺损。针对“添附”,教授认为物权制度解决的是物的归属和利用,所以不能因为侵权制度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而否认“添附”在物权制度当中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在接下来的第三部分,申教授讲述了民法发展的历史背景,并在此背景之下结合体系化的思维以及法律与道德之间的关系分析了遗失物、器官捐献以及居住权的问题。申卫星教授认为,法律与道德规范社会的工具不同,法律不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有些法律规定仅从道德角度进行取舍,结果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实现目标,甚至适得其反。以拾得遗失物的制度设计为例,该制度设计以传统的“拾金不昧”的道德伦理为起点,拾得者的义务明显多于权利,而且没有赋予其请求报酬的权利,所以使得拾得遗失物之后不愿意归还。如果从法律规制的角度出发,重新审视这一项制度设计的话,应该要实现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平衡,设置一定比例的报酬请求权,这样才能够实现对于遗失物归还的激励。谈及器官捐献问题时,申教授提出了通过“三金”的制度设计实现“严控活体,激活死体” ,从而使很多器官进入医学领域救助更多的人。教授认为法律是一门社会科学,法律人应该了解社会生活当中权利与义务的需求,并通过制度设计来解决现实问题,形成通过权利义务关系构筑的激励机制,单纯的依据道德来影响法律本身合理制度的取舍是不可取的。

在第四部分当中,教授主要谈到了居住权的问题。在论证居住权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时,教授提出了“扩展视野”的新方式,从德国继承法关于居住权的相关规定出发,联系中国现今发展的实际,发现居住权解决的问题不仅局限于离婚妇女和保姆两个领域,同时还能够解决老年人再婚以及子女养老等问题,有助于实现物尽其用。

在讲座的最后一部分,申教授结合当下热门话题,讲解了人工智能下的合同、物权和债权,阐释了科技与法律之间的关系,他认为科技发展不仅仅能够实现对法律的促进,同时还能够改变法律,所以申教授提出了其致力于研究的“计算法学”的概念,希望借此来积极回应现代信息技术对法律的挑战。在讲座的最后申教授对同学们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希望同学们能够打好基础,养成良好的法律思维。

精彩的讲授结束后,李文华副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总结,并对申教授表示感谢。在之后的提问环节,参与讲座的同学们踊跃参与,就如何界定特殊情况、如何处理没有明确价值的遗失物、是否能够通过买卖不破租赁的制度模式解决居住权问题、体系化思维是否存在于整个法律体系以及居住标的物灭失等问题进行了提问,申教授耐心地回答疑问,并与在场的老师同学进行了深入的互动交流。最后,张春雨老师再一次表达了对申教授的感谢,讲座圆满结束。

讲座当中申教授对于问题细致入微又不失整体性的分析、缜密严谨又不失拓展性的推理给在场的同学们带来很大的启发,短暂的两个小时同学们收获了知识更锻炼了思维。

 

文稿作者:史一帆

摄      影:刘梦荷